蓝山's Fantasy Space

Just another WordPress.com site

Monthly Archives: 一月 2006

春到了

    又是一年春来早,尽管早晨枝上的霜仍是街边一道惹眼的风景,但空气中已经满是春的气息。
    新年到了,想想自己的那些狗年出生的朋友们,祝你们新年好运,生活顺心!
 
    btw,春晚太令人失望了!呵呵,不看也罢……
 
    晚上接到了来自上海的老友的问候,心头顿觉温馨,简单的一句问候,无限的心意呵。
 

迎接改变

   每次剪头的时候,理发师都会在一旁撺掇着说“帮你改改发型,别老是这样,多单调啊!”。一直在心里抵触着,一是嫌麻烦,二来总觉得自己不是那种能赶得上潮流的人。
   前一阵子,不知什么原因,心里对于这一点有所松动,觉得有必要挑战一回自我,改变一下形象,也许可以作为简单枯燥生活的一点调剂。终于下定决心假期回家完成这一伟大的使命。昨天下午,经过充分的午觉,感觉精神体力俱佳,于是直奔利民街的郑青青美发店,说想改变发型,于是和发型师商量了半天,经过一番由于术语不通导致的痛苦的沟通,敲定了发型;其间思想进行了艰苦而卓绝的斗争,最终邪恶战胜了正义,改革派掌权了。于是决定开工,经过整整一下午的折腾,终于完成了。看着几个人在自己头上忙忙碌碌的一番操作,倒似乎感受到了作为消费者上帝的优越感,于是安慰自己说钱花得也算值了。当一切over,戴上眼镜看时,发现镜中俨然坐着一个满脸好奇的人,用一双迷蒙(注意:不是色迷迷)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看。顿时觉得异常有趣,自己竟然有点不认识自己了。不过还好,虽然说不上什么感觉,但幸运的是还不算难看。哥们儿在一旁说是像日本偶像剧,我笑一笑说:像偶像剧里扫地的大爷还差不多。
 
   改变,谁都会改变。晚上与“青梅竹马”一起长大的哥们蒲又见面了,说实话没想到这次假期会见面。毕竟已经工作的人的生活不是我等还混在校园里的学生所能想象的。说来也巧,前天还给他发了短信,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没收到短信;但缘分就是挡也挡不住啊,昨天接了个电话,一看号头超级熟悉,但就是想不起来是哪里,打回去发现竟然是他,呵呵。于是约了晚上见面,一起吃饭喝酒。酒倒是没喝多少,就顾着说话了。发现他们工作了的世界居然是那样的丰富多彩,绝非我们成天教室、实验室、宿舍三点一线的单纯生活能比,不禁的心里竟然有些羡慕,也有些心动于那样的轻松惬意、闲适自然了。他还是以前那样,和我想象中工作后的老气横秋、庄严郑重的派头相去甚远,不过这家伙短短半年居然就买房了,我说,你再搞辆自行车,就名副其实的有车有房一族了……
     不知下次见他是什么时候了,也许是下次去深圳旅游的时候吧,兴许那时的我们会再次惊奇的发现彼此的变化。。

开篇——2006年的雪

    今天在qq上和奇奇聊了一会儿,发现大家在很多方面那么相似。
    他居然笑称我为知心哥哥,汗死。。去他的blog偷窥了了一会儿,虽然简单,但却那么温馨,不由得心生一念,想要来维护申请已久,但却荒废了同样久的一方净土。
    进入了2006年,雪一场接一场的下着。年初的光景被接踵而来的考试所掩盖,那么美好的冬季的阳光都没有给与太多的关照,发现的时候往往已经消逝。雪一片接着一片零落,宛如雪白而纯洁的樱雨,心灵像受到洗礼般涤得纯净无瑕,但化雪的点点斑驳的黑和横淌的混浊的雪水却那么的令人扼腕叹息。
    这个多事之冬,那么的平常,但又那么不寻常,让人铭刻于心。面临的多了,人自然会成长,一切都那么自然,不假任何人工雕琢。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,风雨的到来不会经过人的同意和允诺,风雨的消退和彩虹的浮现同样非人所能把握;风雨过后并非人人都可以见到彩虹。
   对啊,那绚烂的、斜跨天边发出迷人彩色令人神往的虹,那踩着可以直通幸福和理想彼岸的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