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山's Fantasy Space

Just another WordPress.com site

Monthly Archives: 三月 2006

3-28 forever

   日子本身是普通的,却因为不普通的人和不普通的事变得格外特别。
   星空是隽永不变的,却因为伴在身边共赏的人儿熠熠生辉光彩夺目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。
          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。
    生命如此短暂,哪堪频频回首;珍惜眼前,莫让生命空留遗憾。白驹过隙,光阴流转,万事皆随风而逝,唯一份真心一片柔情,似美酒佳酿,期年愈是陈香四溢,值得斟酌回味。幸福绝对是可以传递的,我坚信。
 
 
 

春寒料峭,枝头春意闹

      早晨一出门,顿时沐浴在一片温暖的阳光中,心里充满了美好。突然觉得周围和往日有些许不同。环顾四周,目光不由得停留在路边的绿树丛。路边的矮树丛里墨绿的枝叶中,稀稀碎碎的点缀着一点一点地新绿,像是油画上用不连续的笔调点出的一抹一抹调皮的色彩,清晨柔软的阳光斜斜的投在上面,那样的色彩一下就像有了生命一般,在我眼中舞动起来。舞得我的心痒痒的。
     脚步也不由得变得滞缓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想想昨天还是寒风料峭,今日却已春意盎然,不禁慨叹世事变迁人难测。生命中的分分合合,缘起缘尽,一切随风又随心;相识相知,两两不忘,又有几人真正懂得。不管怎样,春到了,
      有词为证:
      夜长争得薄情知?春初早被相思染。

知足

          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
          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
          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
          总是不能懂不能知道足够
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
          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
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
          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
          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
          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
          终于你身影消失在人海尽头
          才发现笑着哭最痛
          那天你和我那个山丘
  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唱着那一年的歌
  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回忆那么足够
          足够我天天都品尝着寂寞
          才发现笑着哭最痛
  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快乐再不是为我
          知足的快乐叫我忍受心痛
    当熟悉的旋律一遍遍在耳边铺开的时候,自己也仿佛陷入一场无尽的幸福。经历了许多之后,自己已然变得小心翼翼。甚至一时间消化不了纷沓而至的繁复心绪。人霎时变得懒懒的,不想再动一动,只希望能坐着回味和品尝,品那流过的歌声和刚刚过去的光阴。一切显然那么自然,尽管歌声背后隐含着淡淡的心酸和笑着哭的无奈,但更多的是一种欣然和豁达,分量之重足以击溃一切悲哀。
    每一遍唱知足,都会不禁浮想联翩,自己怎样才会知足,何时才能体会到知足的快乐。阿信用略微沧桑伤感的声音展示了一切的可能。这又何尝不是他自身的一部传呢?据说在某次的五月天演唱会上,当万人清唱知足完毕之后,阿信已是泪流满面。我们已无法揣测他当时的心情,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,他当时一定非常知足。
    疲惫缠身,满心困惑,how can I do? Who can tell me the direction to my Secret Garden?越快乐越伤感,已成我摆脱不了的梦魇;因为害怕失去所以倍加畏惧主动拥有。知足的快乐叫我忘却一切……

尘封我心?

    最近过得很忙,但忙得充实。自从光复以来,和朋友们相处的时间多了,渐渐又和大伙走到一块了。这种快乐的确是任何事物都难以取代的。
   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,其中有很怪的,自己想都想不到的,像是小说电影中的一齼戏;还有一些即将发生什么的预感,让人心神不宁,生怕预感实现的太快,还没做好接受的准备。
    为什么莫名的神伤呢?
    心里空空荡荡,
    但又心事重重,
    窗外斜月,透射出淡淡的光影
    偶而静听,依稀可辨楼下小猫凄冷的叫声
    所有的一切,在日出时都将终结,
    开始另一个无休止的轮回。

连续两天吃火锅

      上次班里去华安fb,返了10张券,然后在班内以10元/一张的价格售出。我和old就去抢了6张。周六中午跳绳比赛一结束,就冲去华安了。点了满满一桌菜,没记错的话应该是8个蔬菜一盘大羊肉,一盘小肥牛,看着桌上满满的一大堆,那叫一个爽字,就觉得别桌纷纷投来一种异样的眼神,隐隐能感觉那眼神中饱含了羡慕、惊异、佩服等复杂的感情。不妙的是,吃到一半,就感觉战斗力明显下降,肚内剩余空间告罄,再吃下去必然要一溃千里,看着那鲜美的肉和绿油油的蔬菜,也只好望而兴叹。可惜的是,连old的战力也大不如前,以前的海量明显缩水,遥想当年,伊可是再多东西下肚也只有8成饱的一代大将阿。
       周日被野兽叫去西单,逛到8点多,直奔77th Street的自助火锅。一进门挑了一个离菜品最近的桌子坐下,然后就一边欣赏周围络绎不绝的ppmm,一边狂吃。野兽这家伙一瓶又一瓶的不停的喝酸奶,一边喝还一边说值,临走共喝了四瓶酸奶,算了算似乎也吃回本钱了。
 
     火锅这东西于我,含着种种妙处,那嘟嘟滚开的水,新鲜的菜品自能带给人美妙舒适的感觉,那股腾腾而起的热气,也让人闲适轻松。吃火锅的同时,包含了一种玩耍和随意甚至是创造性在其中,不像吃其他东西那样处处透漏着维持生计的无奈。每每吃火锅总会有不同的感受,也会获得不同的满足。小小的锅中,也尽含酸甜苦辣人生百味,留待一生慢慢回味……

做学问的三个境界 & birthday

      下午小波与滤波器设计课上,彭思龙老师利用课间兴致勃勃地向大家介绍,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到的治学三境界。讲的很是认真,还事先作了一张ppt。这个人真的不简单,感觉现在科学院甚至整个中国的学术界这样的学者都不是很多了。能感觉到,尽管他自身可能也还对一些问题有或多或少的迷茫,但他努力的想把这样的一种境界传递给大家,的确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  ppt中有这么一段话,觉得说的很有分量:总而言之,“三境界”其意为:要成就大事业大学问,必会经历迷茫、坎坷和磨难,同时应以百折不回、九死不悔的顽强精神,甘于寂寞,不同流俗,精思独悟,笔削独断,终成卓尔大家。

      今天过生日,心情很是好。晚上,叫了若干科苑好友大吃一顿,席间各位在保持强盛的战斗力的同时,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极尽8g之能事。old和小潘不时语出惊人,举座惊艳。淳朴二字也似乎有待于重新定义。吃蛋糕吹蜡烛之前,大家一起唱生日歌,那一刻着实感动阿,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庆祝生日,感觉真不错。自己也竟然偷偷在心里许下3个愿望。但愿这是一个好年景。收到了petal和wh还有鱼送来的两只小羊,很是可爱。不过也有人说那是两只小驴,汗阿……

     不知不觉已然23了,可惜的是这些年来除了这个数字渐长,别的都没有长进。晚上卧谈听闻wk还不到22,差点把手上mp3丢过去,这个小p孩。

最近忙得要死掉了

引用一位好友的nick:人生凄苦。。
怎么样,够悲凉吧。人就像牵在线上的木偶,很难找到自己的平衡点。
 
觉得再这样下去,真的不久矣。。真的该好好休息休息了……

最近好多想法

      昨天忙了整整一天,推差点断掉。早上七点出门去帮五婶搬家,忙到下午1点多忙完,两点多吃完饭坐上车回中关村,车竟然5点多才晃到中关村,车上我睡睡醒醒好几次,搞得人心力憔悴。
     晚上约了李敏吃饭,好久没见了,聊了好多。她同宿舍竟然就是当年盛传了很久了吉大ppmm,经我初步鉴定,给个良吧。
    
     最近在大家的带动下,想要把linux好好搞一搞了,装了ubuntu,虽然显卡驱动暂时还没有搞定,不过慢慢也在进展。突然又发现操作系统这门学问的重要性,决定好好恶补一下,毕竟软硬之间就靠它来做媒了。总之就是想法多多,每天都在不停的规划中,生怕自己把哪一项计划忘记掉。
     皮鞋连续不间断服役半年之后,终于昨天开口反抗我的脚的压迫了。于是,为它找一个继任成了接下来这几天的主要任务之一。看上了Nike360的一个小家伙,可是价格好毒,620大洋,还在斗争中。。想想都可以入手两双Converse了,心在滴血。    
     选课终于结束了,贴出选课表,以示纪念。多年后再看会不会感慨良多呢。呵呵
        1。数字图像处理与分析  刘定生
        2。现代数字通信           涂国防
        3。小波与滤波器设计     刘思龙
        4。日语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小玄
        5。科学社会主义与实践
        6。合同法——以案说法   罗先觉
 
 
     今天晚上在网上找到了图像处理中用到的著名的“lena”的原图,震撼阿,难怪搞程序的一帮家伙会选这张图。old说那个图不能放在网上,各位自己google吧,呵呵

忙碌的一天

     今天天气好热阿,下午和野兽在西单玩得时候,只穿一件t恤居然就行了。野兽买了件拉风的休闲西装。西单人山人海,地铁站里售票处的队居然排了近100米,看得人心里燥热。
    六点钟,班里组织集体去华安肥牛fb,这么多人一起火锅着实是第一次。当时就一个感觉,好壮观啊。
    八点钟,去郭林会见了大学同学。YB从上海偷闲回来了,真是好男人啊,为了见mm,千里迢迢跑来看望。我去的时候大家已经吃完了,一片杯盘狼藉。大家讲了一阵子笑话。张帆考研顺利,心情比较好,提议去唱歌。然后就去了斯卡拉。刚去的时候还没有热身完毕,黑色毛衣居然没有唱好,失败。下次一定先点两首俗歌热热身。又和坦克合作了一次少年,又已失败告终。不由得激发了我练好它的冲动,回头叫坦克二人去密训一次。
 
     照片是晚上唱歌大家的合影,比较happy,就是我照得有点ws,每办法,谁叫地方太小了。